首页  > 古言  >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小说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

没电皮卡丘  /  著 连载中
来源:520小说 更新时间:2024-04-02 10:34
热门好书《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由知名作者没电皮卡丘最新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孟筠枝顾凛忱,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礼部侍郎之女孟筠枝,云鬓酥腰、清丽袅娜,是洛京城里出了名的娉婷美人。与齐家公子有婚约,只待他为祖父守孝三年期限一过,便可议亲婚嫁。然而一朝事变,孟侍郎被污监守自盗,流放三年。孟筠枝这朵落魄娇花遵父命叩响齐家大门求助,却被拒之门外,借机退婚。求助无门之际更是被...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浮华如光,霓裳似纱。

洛京城中最出名的温柔乡里,此刻歌舞升平,艳舞宴会,纸醉金迷。

传闻红袖楼近日来了个新美人,眉目如画,身姿曼妙,瑰仪逸骨,却在这一片纵情欢乐的地方,不顾老鸨的威逼利诱、打骂恐吓,日日敲着木鱼。

木鱼声愣是敲得男人底下那几两肉站不起来。

然而今日,那住着美人的房间里传来的却不再是清心寡欲的木鱼声。

“孟筠枝!解药!”

暗哑冷沉的男声骤然响起。

连绵的山水画屏风之后,孟筠枝一袭桃色薄纱轻衣,亭亭立于男人面前。

芙蓉面,杨柳腰,窈窕姿。

纱衣轻盈又飘逸,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完全勾勒出来。

她缓步轻摇,来到床榻边,美眸低垂,看着床上因为中了吻香散而极力忍耐着的男人。

大理寺卿顾凛忱。

她挑中的男人。

洛京城中谁人不知,顾凛忱深受皇帝宠信,年纪轻轻便官居大理寺卿。

有能力有手段,是个倨傲疏离、冷脸冷心的主儿。

无妻无妾无通房,甚至父母双亡,于她而言,是个再合适不过的“对象”。

但再怎么冷情冷欲,遇上吻香散,还是得屈服于药效之下。

孟筠枝强压下心头的那点慌乱,纤指轻抚上男人的心口,指腹揉着他衣领处的那粒搭扣。

美人如画,声音娇媚悦耳,说出来的话却不像是个乖巧的。

“顾大人,药在我身上。”

“您亲自来取。”

顾凛忱一双黑眸因为药效而充血猩红,死死盯着眼前这张柔媚芳容。

“解、药。”

孟筠枝没理他的话,指尖轻动,一点点解开他身前的搭扣。

红袖楼各个房间里皆备有助兴药,但药量很少。

这吻香散还是她让春雯从其他房间断断续续弄来的,积攒到今日,一股脑全给顾凛忱用了。

可这男人怎么这么能忍?

莫不是不行?

顾凛忱身前的衣扣被她解开好几颗,衣领大敞着,露出里头健硕利落的肌理线条和尤为凌厉平直的锁骨。

“嗒”的一声。

腰封亦被她解开。

少女的手柔弱无骨一般,在他身上四处游走点火,逐渐往下。

在即将触及腹|下那一处时,被人狠狠攥住。

“孟筠枝!”

初春寒凉的季节,在这一方香气萦绕的床榻间,顾凛忱额间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睨向她的眼眸里凌厉又危险。

“我会带你出去,你不必如此。”

药效越来越猛,就这简单的一句话,他喘得又沉又重。

孟筠枝抬眸看他,视线尤为柔情蜜意,只是心中半分不信他说的。

经历过这些日子的种种,她怎还会信天底下哪里还有这种好事。

人的感情都是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

银货两讫才是最好的方式。

她轻轻转动皓腕,逃离他的桎梏。

柔软的掌心随即覆下,满意地听到他这一声压抑到极致的低喘。

掌心温度炽热,孟筠枝紧张的同时亦带着几分好奇。

然而不过一瞬,她眼睫便抖得厉害。

她下意识敛了眸子去瞧。

蔚为壮观,即使隔着衣物,即使还未完全苏醒,却足以令她心尖颤抖。

孟筠枝闭了闭眼,努力回想着自己这几日在那些册子上“学习”到的内容。

会不会被顾凛忱弄死?

可她已经没有退路了。

她狠了狠心,脱下薄如蝉翼的外衫,另一只手握住男人坚硬的手腕,轻轻覆在自己心口上。

眼见着顾凛忱因为她这个动作而即将疯狂,孟筠枝勾唇轻笑,俯身去亲他的唇角,“顾大人,喜欢吗?”

少女肤白胜雪,美眸潋滟。

唇瓣不点而朱,天然带着绮丽的颜色。

哪儿哪儿都是软的,哪儿哪儿都是香的。

顾凛忱舌尖死死顶着上颚,肌理紧绷,颈间血管爆筋。

他狠狠闭了闭眼,猛地一翻身,将人掀倒在被褥间。

“你何苦呢。”

见他终于有了反应,孟筠枝笑得更欢,眼底波光潋滟,像是夺魂摄魄的妖精。

“顾大人,我们各取所需,银货两讫。”

顾凛忱冷笑了声,凌冽眉眼已全然被慾望所挟。

他俯身,重重咬在她唇上,暗哑的嗓音湮没在两人唇齿间。

银货两讫?

“不可能。”

想都别想。

......

珠帘娇影,暖香浮动。

腰肢摇摆,酥软颤颤。

红袖楼里光影交错,笙歌不停。

三楼房间里的圆桌上,一桌丰盛菜肴无人动。

旁侧躺着一个雕纹精致的楠木盒,无人问津。

初春时节,余寒散去,万物复苏。

夜半时分,屋外淅沥沥下起了雨。

雨声朦胧,掩不去香榻上的少女娇音。

男人背肌紧实,沟壑分明,覆满精汗。

孟筠枝细颈微扬,咬住即将出口的闷哼,却又忍不住问,“...药、药还没解吗...”

她会不会还没出红袖楼,便先死在这儿了?

顾凛忱掌心抚她汗津津的小脸,面不改色地说着谎,“还没。”

呜...

孟筠枝通红着眼眶,修剪齐整的指甲在他健硕的脊背上留下斑驳抓痕。

她有些后悔...

这药莫不是下重了?

为什么还解不了?

长夜漫漫,如此难熬。

孟筠枝已经不知今夕何夕。

春雨依旧还在下,连绵不绝,浇湿了窗台上精心灌养的娇花。

花瓣似盛不住这雨水的重量,微微耷拉着。

后半夜,孟筠枝直接昏死过去。

纱帐轻掩着的床榻边,桃色薄衫与玄黑色的男子锦袍堆积掉落在地上。

不分彼此。

顾凛忱抬手拂开她黏在颊边的湿发,眸色深幽。

可下一瞬,视线在扫到她手中紧握着的那个杏白色香囊时,眼底的情绪晦暗不明。

夜色昏暗,房中银烛燃至末尾,光亮朦胧。

红袖楼里的热闹将歇。

然而不过片刻,老鸨的房门便被人大力拍响。

“谁啊谁啊!催命符一样...”

老鸨睡眼朦胧开门,随即瞌睡虫被彻底惊醒。

男人趁着夜色而来,高大身躯隐在幽沉的光线之中,周身气势凛冽,如地狱判官。

一旁的子昕将手中沉甸甸的钱袋子丢到老鸨身上。

老鸨甚至来不及反应,欲弯腰去捡,却被子昕一把揪住。

“人我带走,若是之后有关于她的半分流言传出,无论是谁说的,皆会算在你身上。”

面前的声音冷若冰霜,老鸨霎时惊出一身冷汗,忙不迭点头哈腰,“草民绝对不敢...”

书友评论
  • 怜菡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这书的优点:事情安排合理,处处都有铺垫,人物性格明显,细节描写很多……本来小说就是以塑造人物为中心,通过完整的故事情节和具体的环境描写来侧面反映社会生活,但不得不说一下,没电皮卡丘大大,你有没有为我们想一想,你更新过慢,请你进步一点,满足一下我们这些满怀期待的读者好不好?你们说呢?

  • 山柏

    特别喜欢《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这本书,感觉除了更新慢其他的都特别喜欢,写的那么慢但是完全没有不想看的那种,还是非常喜欢的。

  • 含玉

    为什么每次一到精彩的部分就不更了?大大,大大,大大,你快更好不好啊?

  • 千琴

    人之初、性本善、作者不更是坏蛋、你不更、我不看、看你以后怎么办?

  • 若冬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是我看过这么多书千挑万选的,好不容易才找到这本书,这本书看来一年了,很好看!喜欢看这种类型的可以看看!

  • 夏彤

    《姝色难逃!大理寺卿他如狼似虎》这本书真好看,我都等不及啊!作者大大怎么很慢很慢的更新啊!希望你快快跟,我是你的,死忠粉粉哦。我已经看到了最后了。我很喜欢这本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