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雪中:北凉世子,一声剑来惊天下

雪中:北凉世子,一声剑来惊天下小说

雪中:北凉世子,一声剑来惊天下

无语森  /  著 连载中
来源:520小说 更新时间:2024-04-15 16:44
《雪中:北凉世子,一声剑来惊天下》小说主角名为徐北悠徐渭熊,由无语森打造的古代言情小说,目前正在常读连载。全书主要讲述开局废体,那又怎样。系统一激活,神诀,灵药,绝世武器通通来到我身边。有系统的助力,我本废材照样成为剑修大佬,能够名满天下!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北凉。

一间清雅小院。

青瓦红墙。屋顶高挑而尖细的飞檐,门窗皆雕着花鸟虫鱼纹路的精致图案,透出浓重的华贵和奢侈感。

一个身形消瘦的少年站在屋前,他的脸色有些苍白,嘴角挂着几丝血迹。

他叫徐北悠,字幼麟,北凉王徐骁的长子,徐凤年的哥哥。

只不过他确实天生废体,常年卧病在床,深居简出,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知道他的存在。

想到自己的状况,徐北悠眼中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与痛苦,还带着一抹茫然无措。

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快要二十年了,原本以为来到雪中世界能够成为手中有剑的盖世剑修,没想到自己自幼天生废体,根本不可能练武。

这些年来他只知道努力读书习字,却连最基础的吐纳之法都无法运转周天。

就算他心性再沉稳,如今也忍不住绝望起来。

我是谁?

我为何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脑海中一片混乱。

忽然,院子外传来舒缓的脚步声。

一位看起来秀气,但是却英气十足的女孩子走了过来。

她穿着黑底绣金线牡丹长裙,外罩着白狐毛大裘,头戴凤尾簪,整个人像一团火焰般明媚耀眼。

“二姐回来,都不迎接吗?”

徐渭熊眉梢微扬,目光锐利地盯着他,语气带着一点责备。

“二姐。”

徐北悠脸色苍白无力,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你怎么从上阴学宫回来了……”

徐渭熊冷哼了一声,从腰间拿出一块玉佩丢给他:“送你的礼物。”

徐北悠下意识伸手接住,发现竟是一枚碧绿色的麒麟玉佩,上面刻着龙飞凤舞的四个篆字:‘麒麟护命’。

“托人从龙虎山求来的,戴上安神防身。”

徐渭熊见他怔怔地望着麒麟玉佩,不满说道:“愣什么愣,赶紧戴好啊!”

徐北悠这才恍然醒悟,急忙将那块玉佩戴在腰间,又用锦布擦拭了几遍,然后郑重其事说道:“谢谢二姐。”

徐渭熊微微颔首,又问道:“你嘴上有血渍,刚刚又吐血了吗?”

她目光中充满关切,显得温柔而亲切,让人不禁产生依赖感。

徐北悠摇摇头,轻声道:“没有,刚才吃东西时不小心呛到了。”

徐渭熊嗔怪道:“你从小就爱逞能,如果身体不适,一定要告诉二姐,别总把什么话都往肚子里吞。”

听着她的叮嘱,徐北悠觉得心里暖洋洋的,笑眯眯点头。

徐渭熊注意到桌案上摆放的一叠宣纸,随口问道:“这是你最近写的新诗?”

“算是吧。”

徐北悠虽然天生废体不能习武,但是文采斐然,要不是因为身体原因,也会随着徐渭熊去上阴学宫读书。

徐渭熊翻阅了两页纸张,眼睛一亮,赞叹道:“好诗,你这次作的比之前更加有味道了。”

“咳咳。随便写写,不值得称道的。”

徐北悠握拳挡在唇边低咳,眼底闪过一缕黯然。

徐渭熊皱着柳叶眉,说道:“你必须要好好调养身体,不过你常年闭门不出对修养没好处,我带你去听潮阁坐坐。”

她的目光扫过那叠纸张,又露出惋惜表情,明明才华横溢,却只能被困于此,真是太浪费了。

……

……

徐家府邸占地极广,建筑巍峨壮阔,宛若皇城,气派非凡。

听潮阁位于徐府最深处,是天下三大禁地险境之一,拥有天下半数武学秘典的武库。对外称六层,实则内有九层。内有守阁奴六名。

一楼有天下入门武学三万卷,二楼四千阴阳学纵横学孤本,四十九件天下奇兵利器,三楼有高深宝典秘笈两万卷。

四楼珍藏奇石古玩,五楼和六楼皆为武学上乘秘典,七楼则是各式各样的机关傀儡,八楼为李义山抄书之地,顶楼空无一物。

外人要想进入,除非持有北凉王令牌或主人亲笔手谕,否则擅闯者死。

看着眼前辉煌肃穆、庄严威仪的听潮阁,徐北悠脸色苍白多了一丝红润,眼眸中泛起异彩。

这座阁楼下面,也只有底下二层的羊皮裘老头儿让自己激动了。

徐渭熊见到徐北悠状态似乎有些缓和,忍不住凑近一点,缓缓说道:“如果要你为听潮阁提字,你准备提上那几个字?”

徐北悠认真思索了许久,脸上带着一丝傲气,淡淡说道:“气冲斗牛!”

徐渭熊闻言失笑道:“你倒真敢说。”

徐北悠抬头挺胸,神采奕奕,自豪说道:“如果有一日,我能提剑破空而去,我就把这句话刻在剑鞘上。”

徐渭熊嗤笑道:“你现在这个模样,连一把剑都提不动,更别提破空而行啦。”

徐北悠的脸顿时垮了下来。

徐渭熊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说道:“你已经很厉害啦,你的文采假以时日一定可以超越二姐的。”

徐北悠笑着摇了摇头,自嘲道:“难道我现在得文采比不上吗?”

徐渭熊刚想说些什么,就发现听潮阁里面走出一位青衫居士,脚步平缓,面容清矍,正是李义山。

“拜见先生!”

徐北悠和徐渭熊恭敬的行礼。

李义山脸色淡然的盯着徐北悠,直接开口说道:“你跟我进来。”

徐渭熊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李义山已经重新走了进去,于是拉了拉徐北悠衣袖,示意他进去。

徐北悠朝徐渭熊投去抱歉的目光,然后缓步追上李义山,跟他一起走向听潮阁里面。

这还是他四年以来,第一次走进听潮阁。

……

一路上到八楼。

李义山站在自己的书案前,淡淡说道:“我们也有三年未见了吧?”

徐北悠恭敬说道:“整整三年零四个月又七天。”

李义山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指着那叠纸张上面的字迹问道:“这就是你最近写的新诗?”

徐北悠应道:“这是我昨天晚上随心写下的诗,没想到先生竟然已经让人记录在册。”

李义山瞥了一眼,不屑地说道:“你这几年读的什么书?这点水平也配提字?”

徐北悠尴尬道:“我的文采当然比不上先生。”

李义山沉默片刻,然后挥袖拂掉桌案上面的纸,淡淡说道:“你是我李义山的弟子,这篇诗不合我意,我帮你毁了。”

说完之后,他背负双手走到窗台位置,看着面前的湖水发呆。

徐北悠知道李义山脾气古怪,也不介意,只是静静地站在旁边。

等待了许久,徐北悠终于忍不住了,问道:“先生今天叫我进来,到底所为何事?”

李义山转过身来,脸色冰冷,毫无感情波动,淡漠说道:“你觉得自己还能活多久?”

徐北悠坦然回答道:“我也不清楚,可能再熬两年,也可能明天就突然离世。”

“你的回答让我很吃惊,面对死亡很少有人能够像你这么坦然。”

李义山继续说道:“你不怕死吗?”

徐北悠微笑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早就看开了。”

李义山盯着他看了片刻,语气稍微缓和道:“写一首让我满意的诗。”

听见这话,徐北悠顿时有些迟疑,但还是拿起桌子上面的毛笔蘸了墨汁,提笔在那叠纸上面书写起来。

“气吞万里如虎,声震四海如雷……”

一首词写完,徐北悠将毛笔轻轻放下。

李义山接过去,仔细端详,良久之后忽然仰天大笑。

这是他这几十年来唯一一次笑的这么放肆。

徐北悠愣了下,疑惑的道:“先生,我写的不好吗?”

李义山将那沓纸递给徐北悠,淡淡说道:“勉强一二,重新写一首。”

徐北悠刚刚准备动笔,李义山就板起脸孔说道:“你最好思考一二再落笔,否则写不出让老夫满意的诗,就别想出阁楼一步。”

徐北悠望着李义山的后背,心中不明白这位千古阴才到底想要做什么。

李义山背负双手,站在栏杆边看着湖景。

湖水澄澈,碧绿通透,远眺可以隐约瞧见湖畔杨柳依依,花香阵阵,鸟雀飞舞,风景秀丽怡人。

李义山盯着湖景半晌,忽然开口问道:“你觉得听潮阁美吗?”

徐北悠诚恳说道:“很美。”

“可我并不觉得。”

李义山轻描淡写说道,仿佛在诉说某件与他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他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得让徐北悠有种错觉,他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李义山收回视线,淡淡说道:“写出来了吗?”

徐北悠低垂着头颅,恭敬的说道:“我写不出来令先生满意的诗。”

李义山似乎对于这个回答没有任何意外,他考验的不是文采,而是这四年时间的心境。

徐北悠如今的状态,让他很满意。

想到这里,李义山淡淡说道:“跟我来。”

徐北悠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了李义山的脚步。

……

听潮阁底下一层入口,徐骁早早等待在此处。

他看见李义山来到这里,对着后者点头示意,但没有搭理徐北悠,背着双手走下了地下通道。

李义山对着徐北悠示意了一下,便返回了楼上。

徐北悠看着李义山消失的身影,便跟着徐骁走下楼梯,沿着地下暗道走向地下密室。

徐骁停住脚步,来到满是灵位的暗层。

他看着眼前的这些灵位,点燃三根长香之后,朝其鞠躬致礼。

“你不问问这是哪里?”

徐骁说话的时候,拍了拍自己有些发酸的腿,然后伸手摸向一个黑漆漆的木制牌位。

“这应该是我们北凉牺牲的所有将士灵位。”

徐北悠剧烈咳嗽了几下,然后缓步走上前来,跪倒在地上,叩首磕头。

徐骁看向自己这个,神情肃穆,认真说道:“你是我徐骁长子,原本你应该才会是我北凉王府的接班人,可是你身子骨太弱,所以你的弟弟才肩负起了重任。”

徐北悠抬起头看向徐骁。

徐骁见徐北悠不说话,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你天生废体,从小便落下病根,为父穷尽半辈子也不能治好你的病。你母亲去世前曾经嘱咐我,说若是有一天,她不在了,一定要让你活下去,可是为父总有一天没有办法照顾你,也不希望你死。”

他扭头看向徐北悠,郑重说道:“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带你去见一个人。”

“谁?”

徐北悠他聪慧过人,知道徐骁想要带自己见谁,但是他仍然装作茫然的样子,反而询问徐骁。

徐骁没有说话,打开前往第二层的密室,推门而入。

徐北悠没有任何犹豫,便紧跟了进去。

……

第二层密室同样陈设简单朴素,但却更加安宁祥和。

一个穿着羊皮裘蓬头垢面的老头儿,正盘膝坐在地毯上,闭目养神。

听见响动,老头睁开眼睛,眼珠浑浊且空洞。

当老头看见徐骁身后站着的徐北悠后,浑浊的眼珠渐渐恢复光彩,语气淡淡道:“很早以前,我就说过了,这小子天生废体,活不过二十岁,能撑到现在也算是鸿运当头了。”

徐骁摸了摸自己胡子,迟疑说道:“就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羊皮裘老头摇头叹息道:“老夫纵横江湖数十载,见过各种奇迹,却没见过能逆天改命的东西。”

徐北悠默默看了一眼徐骁,又默默看向那位春秋剑甲,声音铿锵有力的说道:“前辈已经断定晚辈活不过二十岁,但是晚辈已经活过了二十岁,所以晚辈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羊皮裘老头闻言哈哈一笑,用沙哑的嗓音慢条斯理说道:“痴心妄想。”

徐骁再次问道:“没有其他办法?”

羊皮裘老头没有说话,紧闭的双眼,似乎已经不想开口。

徐北悠见状对着徐骁恭敬说道:“父亲,我想单独跟前辈聊一聊。”

听见徐北悠这么说,徐骁脸色平静如水,目光闪烁着盯着自己这位长子,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个长子有些陌生。

片刻后,他对着羊皮裘老头儿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当徐骁刚踏出这间密室,就听见羊皮裘老头沉声说道:“老夫劝你最好不要试图跪下来求我救命什么的,因为老夫生平最讨厌这种矫揉做作的举动。”

“李老剑神当面,晚辈只求一剑!”

徐北悠掏出手绢捂嘴咳嗽一声,上面吐出一大口鲜血,但眼神坚毅,丝毫未变。

听见四个字的称呼,羊皮裘老头猛然睁开双眼,盯着徐北悠淡淡说道:“徐骁告诉你的?”

“晚辈自己猜的。”

徐北悠擦掉嘴角血渍,认真说道:“晚辈生平最喜剑,如果能够亲眼目睹一次剑道魁首用剑,也算是死而无憾。”

听见徐北悠这么说,羊皮裘老头终于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问道:“你似乎对剑很感兴趣,那你觉得什么是剑?”

徐北悠缓缓说道:“我觉得剑就像人,人便是剑。”

羊皮裘老头微微一怔,问道:“那你想学剑吗?”

徐北悠没有犹豫,双目炯炯有神的回答了一个想字。

李淳罡脸色平静的问道:“你为什么想学剑?”

“我想以手中剑,平天下事,顺万般心心!”

徐北悠回答的很干脆,甚至没有任何犹豫。

他顿了顿,最后补充了一句:“我也想为北凉数以万计的百姓握剑!”

李淳罡神色一愣,随即大笑起来:“孺子之言。”

他一步轻迈,刹那间,满身皆是剑意。

那一日,徐北悠见到了天底下最纯粹的剑意。

绚丽,霸烈,锋锐……

无比纯粹。

……

【叮咚!恭喜宿主激活系统!】

【获得系统大礼包!】

【系统大礼包开启!】

【叮咚!恭喜获得三大奖励!】

【奖励一:至圣乾坤功!】

【奖励二:九阳淬体丹!】

【奖励三:夺命十三剑!】

【叮咚!是否领取?!】

书友评论
  • 涵云

    好故事,按你自己的初衷去写吧,别被我们影响了。只是同样优秀的严,太可怜了...

  • 涵菡

    《雪中:北凉世子,一声剑来惊天下》这本书是目前自己看过最好看的书,而且没有错别字。作者无语森辛苦了!继续加油哦!期待你的更新!

  • 慕灵

    《雪中:北凉世子,一声剑来惊天下》绝对好书一枚,推荐顶上,小说实在太棒,文笔流畅,修辞得体能在有生之年看到这本小说,真的三生有幸。作者文笔斐然,词藻华美、语言朴实,文笔清新,感情丰富,人物形象饱满,条理清晰,结构层次分明,情节一波三折。实在太好、太棒...唯一不足就是“更新有点慢了”这本书实在太好,还望作者大大费点脑力,让我们这群铁粉得到满足!

  • 翠萱

    无语森的书写的挺好,很耐看,就是章节太少了,还有大家不要养书啊,养着养着很多新书就太监了。

  • 宛露

    高一同学推荐我看的第一本言情小说《雪中:北凉世子,一声剑来惊天下》…已经快十年过去了…突然想到就来搜搜,还有…留爪

  • 含玉

    为什么每次一到精彩的部分就不更了?大大,大大,大大,你快更好不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