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  > 

救命,我那么一个温柔夫君呢?

救命,我那么一个温柔夫君呢?小说

救命,我那么一个温柔夫君呢?

家有白白一只  /  著 连载中
来源:520小说 更新时间:2024-04-15 17:05
救命,我那么一个温柔夫君呢?小说主角名为顾绯李小鱼,由家有白白一只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正在常读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李小鱼穿成了一个不仅抢亲,还拿着嫁妆上赶着要再嫁他人的二流子。看着二流子被扁担打伤送回家徒四壁的顾家。大家都在看笑话。看她如何欺负那位除了瞎眼,还断了一只手和一条腿的倒霉新郎。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们没等到小残废被欺负,反看到李小鱼挑着箩筐走街串巷地卖锅盔,把家里那位除了容貌一无是处的小废物养成了美娇郎。其实李小鱼除了卖锅盔,还兼职给衙门画...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午时二刻,临安国湾沟村,顾家门外站了一群村民。

他们看着像只死猪一样被丢在地上,脸上有几道淤伤额头还渗出血的女子,接二连三的数落起来。

“砍脑壳的哟,好狠心的婆娘。”

“才成亲第二天,就想拿着嫁妆去后山再嫁何猎户,活该被打。”

“人家顾绯虽然眼睛瞎了,还断了一只胳膊和一条腿,但那是她自己要嫁的呀。”

“就是,我要是她老汉,老子把魂都给她抖落。”

议论声又大又吵,顾绯那双被毒瞎的柳叶眼毫无波澜。

他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左手摸着泥巴墙,一瘸一拐地往堂屋走。

此刻,魂确实被抖落的李小鱼也醒了。

她脑袋疼的像被人抡了两拳,伴随着村民们叽叽喳喳的声音,她脑海里浮现了无数陌生的记忆。

原主是李家三女儿,娘软弱爹强势好赌,她是家里最没存在感的一位。

为了获得爹娘的注意力,她开始学村里的二流子们,好话听不进,坏事做不停。

久而久之,真成了一个二流子。

她心悦住在后山的何猎户,想让爹去说亲,她爹懒得理她这个疯子,自然是没去。

正烦躁之时,恰好听到爹娘要把二姐嫁给刚来蜀地不到三天的顾绯,还要给二姐两百个铜板当嫁妆。

她的亲事爹娘视而不见,二姐的亲事还有嫁妆拿,这让她的嫉妒心又作祟了。

便伙同村里的二流子想了个歪主意。

也不管顾绯的身体情况,她冲去顾家,对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拉拉扯扯。

同时二流子叫来村里的人,几十双眼睛看着,这门亲事不成也得成了。

成亲当日,原主爹向她交待了一些事。

结果原主只想着拿二百个铜板去找何猎户,全然没把他交待的事放在心里。

只是苦了顾绯,刚醒来就多了个妻子。

今日发现顾绯醒后,原主二话不说拿着钱就跑去后山,何猎户对她无感,用绳子绑起来送到了李家。

原主成功获得她爹一顿扁担炒肉,随后背回了顾家。

见李小鱼缓缓从地上坐起来,村民又开始七嘴八舌。

“疯婆娘醒了,估计又要作怪了。”

“走走走,回家吃午饭。”

李小鱼用衣袖捂着额头,慢慢站起身,她拧着眉打量这间破烂不堪的茅草屋。

忽然,看见一只修长的手搭在堂屋的门上。

顾绯?

她歪着头往里面瞅了瞅,见他没有出来,她抿了下唇,主动走了过去。

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顾绯眉宇间蕴藏不易察觉的阴戾。

刚被流放到这里,他们就送他一份大礼。

李小鱼前脚刚跨进门槛,便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嫁给我这样的人,苦了你了。”

他的声音平静又温和,语气里没有一丝愠意。

好像在说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

李小鱼顿了一瞬,后脚收进堂屋,偏头看去,目光落在顾绯的脸上。

他脸色苍白,那双介于桃花和杏眸之间的眼睛很漂亮,多情又清澈。

可惜…无神。

他在笑,薄唇微翘,显得有些乖巧。

视线往下看,见他右掌似断枝垂着,左腿的伤口导致裤腿染出新鲜的血迹。

看到血,李小鱼头有点晕。

她眨了眨眼再摇了摇头,见顾绯额头冒出密密麻麻的冷汗,显然很痛苦。

盲人,断右手和左腿…

按他的身体情况和原主做的事,他若拿东西砸她,或是吼着让她滚,她觉得正常。

偏偏他用一副脆弱的躯壳说着关心人的话。

反显得有点不正常。

瞧他脸色愈发苍白,李小鱼的音色稍显沉稳带一点哑,她清了清嗓子,说道:“你腿流血了,我扶你回房间。”

说完,她拿开捂着额头的手,用手指摸了一下,见没怎么流血。

便伸手去搀扶顾绯。

她都做好被他挥开手的准备了,结果男人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麻烦你了。”

李小鱼眼皮一抽。

怪有礼貌的…

咳了一声,不自然地回道:“应该的。”

听到此话,顾绯心里冷笑了一声,“要与我这样的人共度余生,委屈你了。”

“我知你心悦何猎户,我可以成全你。”

听到成全二字,李小鱼右眼皮跳了跳,心里升起一股怪异的感觉,感觉要去地府似的。

低头看了眼他的左腿,他有意放她走,可她现在除了留在这里,还真没地方可去。

李家肯定是回不去的,原主长这么大也就去过一次县城。

先不说人生地不熟,户籍李武还没转到顾绯名下,加上去其他城皆要出示路引。

往哪走,上天么?

因顾绯的腿,两人走的很慢,每走一步,他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将他扶到床前,等他坐到床边,李小鱼才把想好的话说出来:“你被迫娶我,是你委屈了才对。”

“顾绯,成亲之事是我对不住你,你若愿给我一个机会,我们好好相处吧。”

顾绯眼瞎,心不瞎。

今早用尽各种粗俗的语言,大骂他是个残废,甚至连茅厕里的蛆都不如。

现在又对他说如此理智的话。

那就看她能装到何时,毕竟杀了她 ,他们也会接着送人。

此刻,他产生了一种狸猫玩老鼠的心态。

他溢出一声轻嗤:“夫人说笑了,我这样的残废能娶到妻,是我三生修来的福气。”

他这话让李小鱼想起一句话:这种福气给你要不要。

看着他笑时会露出一颗虎牙,加之他脸色苍白,有种俊俏僵尸的意味。

李小鱼揉了揉鼻子,身上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笑得确实很好看,下次别笑了。

“倒也不能这么说,嫁给你是我七世修来的福气才对,你躺到床上去,我去打水给你擦掉腿上的血。”

两人入戏都挺快。

手掀开了被子,当看到床上只剩下干草,床单不翼而飞。

她眼睫止不住的颤了又颤。

这才想起来,今早原主走的时候,就是用床上的被单裹着二百个铜板离开的,

至于拿走床单的原因简单又无脑。

原主觉得这被单睡着很舒适,她要送给何猎户。

结果何猎户连人带被单一起丢到了李家。

沉了口气,她抿紧唇仰头望向房顶,瞧着破破烂烂的茅草屋顶有几个拳头大小的洞。

心情也有点漏风。

今日是艳阳天,带着暖意的阳光从洞口落下来,照在地上连成一条光柱。

空气中的灰尘在光束中不停飞舞着,看似安静,实则汹涌。

未听到女子发出动静,顾绯手往后,摸到了床上的干草。

他薄唇翕动:“夫人,可是又后悔了?”

书友评论
  • 语芙

    《救命,我那么一个温柔夫君呢?》小说超级好看。每次花钱购买。看不过瘾。作者厉害了。每天更新我都嫌弃太慢了。哈哈。加油!值得看哦。

  • 念薇

    这次那么早就更新了,今晚一定是有约会去了,唉,我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聰明。

  • 诗丝

    《救命,我那么一个温柔夫君呢?》这本书我己经追了很久了,特别喜欢里面的主角顾绯李小鱼。每天要是能多更几张就更好了。到了关键时刻没了,好想哭呀!

  • 依珊

    这本书是我从追小说开始唯一一本追到现在的小说,是真的好看,所以你即使不喜欢谈它,也请不要摸黑它,喜欢的人都懂,不是吗?

  • 雁卉

    《救命,我那么一个温柔夫君呢?》就是一个隐婚文,然后顾绯李小鱼朝夕相处,彼此了解之后,情愫暗生。就是小说的篇幅很长,但是对男女主的感情把控却不是很到位,他们之间的感情发展不是很自然,显得有些突兀,这点改进一下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