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言  > 

季南枝贺峻晟

季南枝贺峻晟小说

季南枝贺峻晟

佚名  /  著 连载中
来源:520小说 更新时间:2024-06-17 10:32
季南枝贺峻晟是作者佚名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咱们接着往下看她说着真心话,头虚虚地靠在他的肩上。他似乎被她乖顺的模样取悦,落在她腰间的手,轻轻一捏。她一抖,也明白男人没有生气。她胆子也大了起来:“九千岁,让我来伺候您。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向太监自荐枕席,只为求得宦官庇佑。“公主,奴只是一阉人。”

可她却不管不顾,主动吻上了他。

初次尝到甜头的太监,一晚上竟叫了五次水。

这天之后,她的地位水涨船高。

满京城无人不知,她是权倾朝野的九千岁身边唯一的女人。

一场假凤虚凰,八年画地为牢。

她见过他的狠辣,无情,佛口蛇心。也见过他面对她时的耐心,温柔。她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也愈来愈提心吊胆。

生怕哪一天,他会像打发野狗那样,不要自己了。

这些年在他的帮助下,皇帝和贵妃都对自己避让三分。

为了知晓他是否还和从前一样宠爱自己。她故意在御花园激怒贵妃,挨了一巴掌,满脸淤青。

她想知道,他会不会为自己出气。

也想以此来试探,他心里有没有自己。“九千岁··.”

他打断了她的话:“若是公主不想,如今谁敢伤害你呢?”

“下次不要再耍这种拙劣的把戏,柳儿。”

后两个字一出,她冷汗直冒。

因为她根本不是公主,柳儿是她的本名。见人脸都吓白了,他失笑一声,将人拦腰提起放在自己腿上。

“怕什么?冒充公主来找我时,胆子不是很大吗?”

她浑身都在抖。

八年前,公主身死,她作为柳儿是第一个发现的。

她发觉自己面容和公主有些相似,干脆心一横顶替了她。

这件事,她以为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她强压着内心的恐惧,逼着自己笑。“我只是怕您不要我。

她说着真心话,头虚虚地靠在他的肩上。他似乎被她乖顺的模样取悦,落在她腰间的手,轻轻一捏。

她一抖,也明白男人没有生气。

她胆子也大了起来:“九千岁,让我来伺候您。

她媚眼如丝,全然没有面对外人的贵不可攀。

可就在要吻上他时,他突然向后一避。“公主,天色已晚,该回去了。”宫内。

她躺在榻上,难以入睡。

不知怎的,她忽的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他惩治人。

那是她跟在他身边的第十日。

过往她虽在冷宫备受欺凌,却从未亲眼见过杀人。

辛冷的空气中,令人作呕的腥味儿涌进鼻腔,她怕得直打哆嗦。

忽然,他温热的大掌捂住了她的眼。“这些人的命太脏,会污了殿下的眼。”

那抹温暖,她记了八年。

可如今自己受伤,他没有任何安慰,而是赶自己回宫。

难道他真的厌倦了她?

不安与恐惧笼罩而来,她一夜未眠。翌日天初晓。

她昏昏欲睡时,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殿下,今年祭祀大典的祭司是妱阳公主。”

她所有的困顿尽数消退。

澧朝每三年便会举办一次祭祀大典,以此祈求上天佑国佑民。

因为他的存在,往年的祭司都是她。

可今年却变成了妱阳

皇帝前几日才带回宫的那个私生女。她不敢相信:“为什么是她?”

从妱阳回宫以来,就一直跟自己不对付。

宫女回:“这是九千岁的意思。’

她呆愣的坐在原地,一颗心不断下沉。以往只要是他的话,她从不违逆,从不问缘由。

可这一次,她却想问个明白。

“备车,本宫要去见九千岁!”

半个时辰后。

她下了马车,直直冲进了府。

府内众人皆知他对她的偏爱,一时无人敢拦。

她寻到他的房间,推门闯入。

映入眼中的画面,却让她霎时僵在了原地。

只见妱阳,这个真正的皇族公主,竟像昨日的她一般,软身窝在他怀中。

身上繁琐的宫装半褪。

葱白的手指捻着剥好皮的紫葡萄,举到了他嘴边。

而他,没有拒绝。

她从听闻祭典换人后就一直勉强维持的冷静,一哄而散。

“你们在干什么···”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嗓音可以如此沙哑。

屋内的两人动作一顿,妱阳笑得得意又挑衅。

“姐姐不是看到了吗?我在伺候九千岁啊。”

她望着他:“九千岁……”

他扫了她一眼,挂着佛串的手轻轻拍了拍妱阳:“你先出去。”

妱阳不情愿,可对上他那双冷眸,只能起身离开。

她望着他,抬起似灌了铅的双腿踏进了屋。

最后倒在了他的怀里,一双杏眸盛满了泪意。

“九千岁,不要我了吗?”

他双手搭在椅子上,没有回抱。

像是在看着自家顽皮的猫。

她从前一直以为自己在他心里是不一样的。

可刚刚妱阳和他的亲密,却告诉她——

她随时可以被取代!

她越想,心里越苦涩,环着他脖颈的手臂,也圈的更紧。

仿佛这样,就能在这个男人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下一秒,却听他说:“这段时间,殿下不要再来了。”

她倏然抬头,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他盘弄着手中的珠串,眼神冷厉。

她知道,如果自己再说一句,这辈子都别想再踏入这里一步。

纵使她此刻再不甘,也只能离开。

这一别,就到了祭祀大典当日。

她穿着公主服制站在台阶下,眼睁睁看着他握着妱阳的手,走上祭台。

每一年,她只有这一次机会,能和他一起光明正大的站在万民面前。

可现在,这个机会被夺走了。

还是他授意的!

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巨石做成的药杵,碾压捣碎。

剧烈的痛意,让她精神都开始恍惚。甚至连祭祀仪式结束,都没有察觉。她回过神时,围观祭祀大典的人群已经三三两两的散去。

他和妱阳也即将要离开。

她隔着人群看着这一幕,忽然错觉他好像要彻底离自己而去,走向别人了……

不行!

她提起裙摆就追了上去

可还是晚了,他和妱阳已经上了马车离去。

最后,她只能再次找去了他府上。

府宅内。

他看着气喘吁吁的她,狭长的眸底闪过抹异色。

“殿下寻我有事?”

她凝望着他如玉的面容,胸腔里的心急速跳动着。

从前她为了更好的活着,为了锦衣玉食,华贵尊荣,冒充公主。

如今,为了他,也可以将那些全部舍弃!她深呼了口气,颤声问出一句:“你娶我好不好?”

他微眯着眼,嗓音听不出喜怒:“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我知道。’

她语气坚定,和八年前来求男人庇护时,一模一样。

如果他不相信,自己便证明给他看。

她走向他,每走一步,便褪去一件衣服

……

季南枝是澧朝最尊贵的公主。

可她倚仗的,不是皇帝,不是皇后。

而是当朝权势滔天,佛口蛇心的宦官,人称‘九千岁’的贺峻晟。

如今,是季南枝自荐枕席,跟着他的第八年。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觉得,贺峻晟有些厌倦自己了。

于是这一夜,她顶着被贵妃打红的脸,来到了贺府。

……

正堂里。

“贵为公主,怎么把自己弄的这么狼狈?”

贺峻晟伸手摁了摁季南枝脸上的淤青。

动作间,他手腕上的檀木珠串碰撞,发出哒哒的声响。

季南枝跪在地上,顺势将还红肿的侧脸,贴在了男人掌心。

“九千岁,南枝好疼啊。”

当初皇帝宠妾灭妻,她因此没了母后,成了最不受宠的公主。

她主动委身于贺峻晟,只求能为母后报仇。

这些年,他教她权术、教她机谋。

她沦陷于他的温柔,不可自拔的爱上了他,也愈来愈提心吊胆。

生怕哪一天,贺峻晟会像打发野狗那样,不要自己了。

“若是公主不想,如今谁敢伤害你呢?”

贺峻晟抬起她的下巴,嗓音带着几分嘲弄。

季南枝脸色一白。

贺峻晟最讨厌被人欺骗。

这些年在他的帮助下,皇帝和贵妃都对自己避让三分。

她今日是故意在御花园激怒贵妃,挨了这一巴掌。

她想知道,贺峻晟会不会为自己出气。

也想以此来试探,他心里有没有自己。

“九千岁……”

贺峻晟打断了她的话:“下次不要再耍这种拙劣的把戏,柳儿。”

后两个字一出,季南枝冷汗直冒。

因为她根本不是季南枝,柳儿是她的本名。

见人脸都吓白了,贺峻晟失笑一声,将人拦腰提起放在自己腿上。

“怕什么?冒充公主来找我时,胆子不是很大吗?”

季南枝浑身都在抖。

八年前,皇后身死,她的***季南枝也惨遭毒手。

柳儿是第一个发现的。

她那时在冷宫伺候,受尽欺凌,发觉自己面容和季南枝有些相似,干脆心一横顶替了她。

这件事,她以为不会有任何人知道……

不过这皇宫里有什么事能瞒过贺峻晟呢?

季南枝强压着内心的恐惧,逼着自己笑。

“南枝怕您不要我。”

她说着真心话,抬手勾住贺峻晟的脖子,头虚虚地靠在他的肩上。

贺峻晟似乎被她乖顺的模样取悦,落在她腰间的手,轻轻一捏。

季南枝一抖,也明白男人没有生气。

她胆子也大了起来:“九千岁,让南枝来伺候您。”

季南枝媚眼如丝,全然没有面对外人的贵不可攀。

她深知自己不是真正的季南枝,也不在乎什么皇室的尊严,更不在意自己的脸面。

可就在要吻上贺峻晟时,他突然向后一避,躲开了。

与此同时,堂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贺峻晟的护贺带着一群女子走了进来。

“大人,陛下说今日贵妃冲撞了公主,这些人是送给您的赔罪礼,可要留下?”

贺峻晟看向季南枝,半垂的桃花眼如酒酿般醉人,带着丝丝宠溺。

“南枝想怎么处理?”

季南枝没想到他会问自己,愣了下才说:“送回去。”

她不想贺峻晟的身边,除了自己,还有其他女子。

护贺没有动,而是看向贺峻晟,等待他的命令。

贺峻晟手指拨弄着檀木珠串,如玉的面庞看上去悲天悯人。

出口的话却让在场人都面色惨白,肝胆俱裂。

“都杀了。”

书友评论
  • 千兰

    《季南枝贺峻晟》是一本挺不错的小说,也不是很长,但是我还是追了很久,这本书我找了好半天的?

  • 晓云

    这本书是我从追小说开始唯一一本追到现在的小说,是真的好看,所以你即使不喜欢谈它,也请不要摸黑它,喜欢的人都懂,不是吗?

  • 千青

    《季南枝贺峻晟》这本书是目前自己看过最好看的书,而且没有错别字。作者佚名辛苦了!继续加油哦!期待你的更新!

  • 寒云

    更新太少,好不过瘾,每天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查看更新,每次看着看着等待中,心里空空的,痒痒的,不知道接下来剧情怎么发展?

  • 雨寒

    佚名大大加油,加油!明天就要去学校了想多看几张章咩……加油!加油!加油!重要的事说三遍!!嘤嘤嘤……

  • 半梦

    《季南枝贺峻晟》我个人喜欢这一种类的小说,只希望作者大大快快更,我都迫不及待了,这种小说生活很平淡但很吸引人,让人一看就停不下来了,只希望作者大大快快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