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亦珍亦竹完整版 亦珍亦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亦珍亦竹完整版 亦珍亦竹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时间:2024-04-02 10:39:19编辑:碧凡

亦珍亦竹是著名作者佚名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作品构思新颖别致、设置悬念、前后照应,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下面看精彩试读!我浸在浴桶里,倏忽间,余光瞟见有个人正探着头偷偷看我洗澡。是亦珍,我家养的小丫鬟。好丫头,这么熟练,看着还是个惯犯。原来在我看不见的这段日子里,她都是这样伺候本少爷的。

《一块地瓜引发的爱情-番外》 第三章 免费试读

「她们的名字不好,既入了咱家,咱们给换一个吧。」

母亲皱着眉,眼底有丝心疼。

听闻阿娘年轻的时候,侠肝义胆,砸过几次风怡院,救出几个被逼着卖身的姑娘。她常和我说:「女子不易,你要多照拂。」

她很快定下了盼儿、二丫的名字。

盼儿改名为亦竹,她略识几个字,阿娘说竹字清雅,倒也衬她。

二丫就叫亦巧,一双手上下翻转便打好一副珠络。

阿娘自小就不善女红,一双手耍得了长枪大刀,就是捏不动针线,因此很是佩服她。

到了探叶这里,母亲犯了愁。

「这丫头叫什么好?亦饭也不好听啊。」

我放下书卷,抬头看向窗外,缓缓开口:「就叫亦珍吧。」

「会不会俗气了点?」

「那不正好?」我挑了挑眉,俏皮地回应。

她会喜欢的。

亦珍——也是珍贵的,也是值得珍爱的。

她似乎闹了不少笑话,前院看门的大福看了她都摇头。

像我这样文武双全的人固然少见,可如她那般全是短板的人也是难得。

怎么会有人一个月才学会写自己的名字,还写的鬼画符一般?

不会绣花打络子也就算了,怎么还能把师傅扎的嗷嗷叫呢?

练得不知是绣花针还是暴雨梨花针。

母亲在饭桌上当趣闻讲给我听,我则时不时阴阳怪气地嘲弄两句。

生活会平等地惩罚每一个嘴硬的人。

母亲以为我和她结下梁子,思来想去后将亦竹分到我院里。

悔啊,真后悔!

等我再见到亦珍时,是初冬。

满天的飞雪,积了厚厚一层。

冷的出奇的冬天,她端着两个锅子而来。

锅子下面用碳火煨着,上面煮着鸡汤,配上鲜肉、蔬菜和手擀面。

原来她被分去了厨房。

我偷偷抬眼,她似乎变漂亮了。

我顾家把她养的还算不错,至少看着胖了点,气色也好了点。

不知不觉,我就将桌上的菜食一扫而光,全忘了自己食不过三口的规矩。

「母亲不是觉得她很有趣吗?怎么没留在身边伺候?」

待亦珍领赏退下,我拂了拂衣衫,故作云淡风轻地问。

「你不是看不惯她吗,怕惹你的眼。」阿娘擦了擦嘴,玩味地看着我。

「再说了,这妮子也喜欢待在厨房,手艺真不赖,你不也吃地很开心吗?」

哑口无言,无法反驳。

亦珍怎么会被分到厨房呢?厨房的活很重,每天油烟熏着,转眼就要入冬,井水扎凉,平日刷锅洗碗的,只怕双手会生冻疮。

我给亦竹买了十罐子冻疮膏,她和那个亦珍一起进来的,同吃同住,又是个机灵的,任谁也用不完这么多膏药,想来会分给她几瓶的。

几天后,我若无其事地问:「亦竹啊,给你的冻疮膏是不是买多了,今年用不完可就没效果了。」

「是呢,少爷给的东西我怎么敢舍了?我每天都拿来涂脸摸手,开春前能用完,一定不辜负少爷的好意。」

亦竹害羞地摸了摸自己的脸:「少爷可别再给我买了,这么好的药,抹脚就可惜了。」

「好。」我咬了咬牙:「很好。」

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以后有东西,还是劳烦本公子亲自送一趟吧。

趁着没人,我蹑手蹑脚地流进了厨房,在架子上放上了冻疮膏。

院内的规矩并不严,小丫鬟们下值会猫冬打叶子。

那天我在窗边偷偷听了一耳朵。

「听说了吗?常家那两口子闹别扭了。」

「怎么了,怎么了?」

「也不知道是谁给厨房的常家媳妇送了瓶冻疮膏,被她男人发现了。」

「还有这事?这常家媳妇也真是,收人家东西也不知道避着点。」

「怪就怪在这,常家媳妇以为是她男人送的,喜滋滋地去前院找老常,嗓门还大“都老夫老妻了,还整惊喜这套。”」

「这不是撞枪口上了吗?话说,到底是谁送的呢?」

「可说呢,是谁呢?」

我躲在屋外的窗下,一脸黑线。

是我,是你们的冤大头少爷。

对不住了,常大哥。

一块地瓜引发的爱情-番外

一块地瓜引发的爱情-番外

作者:佚名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我浸在浴桶里,倏忽间,余光瞟见有个人正探着头偷偷看我洗澡。是亦珍,我家养的小丫鬟。好丫头,这么熟练,看着还是个惯犯。原来在我看不...

小说详情